陈嚣

实际上在挺久以前,我的家乡还是中国北方哪怕在县里地图都找不到的小镇。镇子里不需要出租车,就是自行车也是人们难得一见的出行工具了——因为实在太小太小了,小到人们随随便便一碰,哇,是你啊!然后得亲热地聊好一会儿天。可以算是亲人了,毕竟在同一个杂货店买东西,还在同一个渠里洗衣裳,花花绿绿的,像电影里在水中绵延开的彩虹。
呼吸和心跳都互相听得到,连血液也好像连着同一片湖泊。
大概是真正的没有距离了。

这都多少年了,墙角那盆仙人掌还是不枯败。几十年前——这个词儿有点吓人——他把它小心翼翼捧在手里带回来的时候,我就说了它肯定能活很长时间,说不定比我们活的还长久。
现在一语成谶。
仙人掌的主人早就不在了,他的呼吸和心跳却还是重合着我的呼吸和心跳。早些时候,那人常常爬上重庆最高那个山头,抽点烟,回味回味自己一辈子,然后回来抱住我说,我一点也不后悔活着。
我替他高兴。

图文无关 吃屎撸否非让我选图🙃


理解他们 我也喜欢关键时刻能护我周全的人
可是呀 真的是 有一点点的寒心。

哈!想要买一副灰色的美瞳玩玩 带上之后可能会很帅 也可能会伤眼睛。
一直想要塑造一个无所畏惧的人物形象 可软骨头的我大概没有魄力和勇气了!每天自卑 每天狂妄自大 每天定下宏伟计划 每天懒惰。
这可能就是传说中“陈嚣的宿命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