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嚣

实际上在挺久以前,我的家乡还是中国北方哪怕在县里地图都找不到的小镇。镇子里不需要出租车,就是自行车也是人们难得一见的出行工具了——因为实在太小太小了,小到人们随随便便一碰,哇,是你啊!然后得亲热地聊好一会儿天。可以算是亲人了,毕竟在同一个杂货店买东西,还在同一个渠里洗衣裳,花花绿绿的,像电影里在水中绵延开的彩虹。
呼吸和心跳都互相听得到,连血液也好像连着同一片湖泊。
大概是真正的没有距离了。

评论